问卷调查系统工具软件推荐

比特币是无疆土的,但订价权是有疆土的

随着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技术逐渐成为大国之间博弈的重要战略工具。

而比特币将在未来的国家博弈中起到怎样的作用呢?

乐观者会说将成为未来法币价值锚定的基石,悲观者则认为除了投机一无是处。即使仅将其定位于商品,也绕不开定价权问题。

国际政治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苏珊·斯特兰奇教授在《国家与市场》中提出了结构性权利这个概念,她认为,国际社会存在两种权利:联系性权力和结构性权力。

前者可以理解为拿刀子强迫别人干本不想做的事,而后者可以理解为权力方制定了某些全球化的标准,通过标准“以理服人”地让对方“自觉”地去干符合权力方利益的事。

苏珊教授觉得结构性权力更为重要,毕竟啥事儿都不能靠武力解决,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

她进一步将结构性权力细分为四个结构:生产结构、安全结构、金融结构和知识结构。

从这个观点来看,谁掌握了结构性权力,谁就能掌握比特币的定价权。所以说,虽然比特币是无国界的,但定价权是有国界的。

今天我们利用此框架,看看比特币的结构性权力掌握在谁的手中。

生产结构

生产结构研究的是生产关系,即由谁决定生产什么?怎么生产?为谁生产?用什么方法生产和按什么条件生产等的总和。

先看看比特币视角下供给方是谁呢?

从价格角度而言,供给方分为两类,新增筹码的供给方和存量筹码的供给方。

新增比特币的供给方即各大矿工,而存量筹码的供给方是当前比特币的持有方,即俗称的Hodler。随着越来越多比特币被挖出,前者的对比特币价格供给的影响逐渐减弱,而后者的影响逐渐增强。

先来看增量供给部分,如上图所示,比特币的通胀率目前比特币的流通总量约1800万个,通胀率约4%左右,而明年减半后,通胀率将低至1.8%。而在2016年减半之前,通胀率高达8%以上。

这意味着,在早期,如果矿工能形成某种默契,集体囤币或者抛售,则能很轻易的对比特币价格造成影响。而现在,纵使中国的算力仍占据大头(根据最近thenextweb关于算力的报道,中国拿下了2/3的算力,并且54%的算力在四川),除了保障比特币网络安全外,对比特币价格的影响已经越来越低了。

简单估算下比特币挖矿市场的天花板,剩余约300万不到的比特币待挖出,假设比特币价格维持在7500美元的价格,则剩余待挖出的比特币总值约在225亿美元,其中假设平均电力成本占到50%,则比特币挖矿市场的天花板在112.5亿美元左右。

作为典型的卖铲子的公司,嘉楠科技上市时估值14亿美金,目前已然腰斩跌至7.5亿美金。而行业老大比特大陆,据今年年中时候的新闻报道,其估值从150亿美金“膝盖斩”至50亿美金。

纵使如此,“卖铲子”公司的行业老大和老二加起来已经到了57.5亿美金。都说卖铲子的赚钱,但当铲子规模已经到金子规模的50%时,这个模式是否可持续就要打个大大的问号了。主要矛盾已经不是能不能造出“更好的铲子”了,主要矛盾是“金子”要涨价。

这就像最近新闻报道的史上最难考研年—大家都知道L型底,未来就业会更严峻(比特币减半),于是选择集体考研,今年考研人数破新高到340万,5年内翻倍(算力不断增长),导致今年考题难度大增(挖矿难度提升),而培训机构还在说,问题不大,我们还会推出更牛X的培训课程,还推出考不进包退等营销手段,快来我们这培训吧(新矿机)。

再来看看存量筹码的供给方—HODLER,或者说临阵变节的HODLER,其实从Plustoken被盗以后的价格走势就能知道,存量的抛压无法被足够承接已经是市场下跌的主要原因。

抛开黑客被盗的短期因素不谈,市场价格上升太快令钱包里的比特币存量筹码到交易所变现,是价格下跌主要原因。

从MVRV模型和HODL Waves都能明显看到这个趋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人已赞赏
区块链

梁伟:5G、区块链、物联网,构筑融合科技“铁三

2020-1-30 14:11:19

区块链

区块链技术是供应链企业的自然发展方向

2020-1-30 14:11:31

问卷调查系统工具软件推荐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