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卷调查系统工具软件推荐

张立群: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仍然在8%以上

原标题:张立群: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仍然在8%以上

  “目前我们经济的实际增长率显著低于潜在经济增长率,当前的潜在经济增长仍然在8%以上。现在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通货紧缩的格局。”

  今日,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的第四届国家发展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在谈到中国经济形势时作了以上表述。他还表示,目前中国经济的选项必须要着力扩大内需,促进经济由降转升。而内需当中重点是投资,扩大投资的抓手在基础设施和房地产这两个领域。

  “要充分用好我国经济长期高成长的红利,应该通过这些措施把明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提高到20%上。也要把房地产市场松绑,把增加高水平布局合理的城市住房供给作为房地产调控的主要目标,而不是管房价,所以支持房地产增速达到10%以上。”张立群说。

  “目前中国经济实际增长率显著低于潜在经济增长率”

  如何看待近期的经济形势及其背后的原因?张立群认为,中国经济增速长期下降的基本原因是需求紧缩持续发展,而不是潜在增长率的下降。

  “我们的GDP的增长率是从2010年的10.6%,降到今年的6.1%,主要的原因是需求方,比如出口需求的增速下降。第二是投资的下降。2010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3.8%,但是今年1到10月份同比增长只有5.2%。”张立群说,需求增速的大幅度下降,必然导致这个实际增长率持续下降。有些分析是把实际增长率,比如说2010年-2017年的实际增长率用率波的方法做出来得到一个潜在增长率下降,这个结论是有问题的。“因为潜在增长率包含着需求因素的影响,实际的经济增长不可能把需求因素完全剔除掉,总是供求平衡的一个结果,这种平衡结果的数据用任何方法做处理,需求的因素影响不可能完全被滤掉。”

  那么,中国潜在的增长率到底是多少?张立群认为,这一数据不低于8%。他的理由是,潜在经济增长的计算是理论上给出的,对最大的供给潜力的一个估计必须剔除需求因素的影响。因此,还是应该从支持经济增长的人力资源、资金、技术这些要素的供给潜力方面进行研判比较好。

  从人力资源看,我们国家劳动年龄人口总量2018年为8.97亿人,当前我国城镇就业总量4.3亿人左右,农民工2.85亿。所以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存量巨大。资金方面看,1982年到2008年,我国平均总储蓄率是39.81%。在技术方面,2018年我国研发支出达到1.96万亿,占名义GDP的比例提高到2.18%,市场引导的应用技术研发和国家主导的基础性重大核心技术研发都推进,技术供给的水平没有下降。

  “1978年到2008年,我国GDP年均增长是9.93%,目前这个要素供给水平与那段时期比没有明显的降低。因此,我们的结论是,我国当前的潜在经济增长仍然在8%以上。也就是说我们的实际经济增长率到了8%略高的水平,不会出现通货膨胀,我们的供给能力是足够的,能保障的。”张立群说,我们的需求潜力是非常大,中国实现充分就业的均衡经济增长水平在8%左右,合理的经济运行区间在7.5%-8.5%之间。“目前我们这个实际经济增长率是显著低于潜在经济增长率,所以我们国家现在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通货紧缩的格局。”

  “着力扩大内需内需重点是投资 ”

  张立群认为,目前中国经济的选项必须要着力扩大内需,促进经济由降转升。从整体和全局出发来看经济,既有中长期发展所包含的供给面变化,比如产业结构、区域结构、城乡结构,以及相关的体制机制。也有与年度宏观经济总量平衡紧密关联的需求面的变化,例如消费、投资、出口等等。如果集中精力关注中长期和供给侧目标,而忽视短期总量平衡和需求侧目标,就有可能因为宏观经济总量失衡影响中长期供给侧目标的实现,例如当前企业出现订单不足、产品销售困难、缺少销售回款、工资发放难以保证的时候,这时候企业的提质增效、节能减排活动必然难以进行。

  “从整体和全局上引导和调节经济活动,希望长期和短期兼顾,供给和需求结合。从总需求下降态势和影响需求的因素分析看,当前扩大需求的重点在内需,内需当中重点是投资,主要是稳定出口需求。”张立群说,当前我们面对极为复杂的外部环境、不确定因素多、可把握程度低,强大的国内市场是支持经济向好的重要基石。

  为何扩大内需着力点在投资?张立群解释,这是因为消费是居民家庭的自主行为,是收入的函数,主要受就业和收入增长的影响,只有通过扩大投资、增加企业订单,促进企业生产经营活动回暖,才能促进就业和收入增加,促进消费增长。

  在张立群看来,在扩大投资方面,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有比较大的作为空间。从历史数据观察,当GDP增长处于7.5%-8.5%的,投资消费增率在10%以上,出口增速是7%左右。1-10月份投资同比增长5.2%,如果投资增速提高到15%以上,必须有一定力度的政策支持。制造业和服务业投资都是为一定的目的服务,有较大的被动和从属性质。“因此,扩大投资的抓手在基础设施和房地产这两个领域。”

  “而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建设恰恰与新型城镇化紧密相连,尽快选择一批事关全局和长远的重大工程项目,包括综合交通运输、城市地下设施、农田水利体系等。根据项目的资金需要,安排发行一批长期特别国债。”张立群建议,用未来的钱办未来的事,拉动当前的投资。

  “要充分用好我国经济长期高成长的红利,应该通过这些措施把明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提高到20%以上。也要把房地产市场松绑,把增加高水平布局合理的城市住房供给作为房地产调控的主要目标,而不是管房价,所以支持房地产增速达到10%以上。”张立群认为,明年年度内政策力度加大的概率非常高,中国迟早会出现由降转升的新一轮上升期。

(文章来源:新京报网)

(责任编辑:DF398)

人已赞赏
数据分析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明年部分周期性力量或现拐点

2019-12-16 12:41:06

数据分析

逆周期调控效果逐步显现

2019-12-16 14:41:06

问卷调查系统工具软件推荐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