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养老要从年轻人做起?

  日本:团块世代的养老压力

  2019年5月20日,日本政府召开未来投资会议,决定再次延长职工退休年龄至70岁以应对老龄化危机。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目前日本65岁以上人口占比高达27%,是全球老龄化最明显的国家,而这种趋势仍在继续。

  出生率和死亡率同时快速下降,是造成日本老龄化进程如此之快的主要原因。从死亡率来看,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报告,2018年日本男性平均寿命超过81岁,女性平均超过87岁。从出生率来看,日本战后婴儿潮集中在1947年-1951年左右,随后很快结束。而出生于这一生育高峰期的群体(所谓“团块世代”),面对上一代在世老人仍需奉养、下一代却没有子女或子女无力奉养自己的双重压力,也成为养老困境的代表。

  除了日本以外,许多欧美发达国家同样面临养老困境,图1也证实了这一点。美国财政部发布的《2019年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受托人报告》指出,美国社保计划的支出预计将于2020年超过收入,为1982年以来首次。2017年和2018年,德国的看护保险连续两年入不敷出。

  中国:养老投资发展空间巨大

  经过40多年来的改革发展,我国建立起了三支柱的养老保障体系,搭建了以政府、企业、个人三方责任共担的现代化养老制度框架。第一支柱是基本养老保障,包括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两个部分。第二支柱是职业养老保障,包括企业年金制度和职业年金政策。第三支柱是个人养老保障,我国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2018年3月份证监会发布了《养老目标证券投资基金指引(试行)》;2018年5月份国家出台了《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产品开发指引》;2018年8月份首批易方达、南方、华夏等14家基金公司的FOF养老基金获准发行。

  宏观层面,我国目前的养老金资产主要仍是基本养老金,占比接近80%,企业年金、个人养老投资的规模还相当小。美国的三支柱养老金体系中,第二、三支柱占据主体地位,第一支柱占整体养老金资产的比重不到8%。

  微观层面,年轻人也面临越来越大的养老压力。从抚养比来看,我国养老保险在上世纪90年代的抚养比大约是5:1,也就是5个参保人供养1个退休人员;到2018年底这一数据已经下降到2.66,也就是约3个人就要养1个人。

  家庭层面,不少中国家庭的资产配置仍以房地产为主,金融资产的配置比例仅一成,且现金类资产居多。这样结构容易使家庭资产组合的抗风险能力不足,对养老金资产的配置仍待提升。在美国,家庭资产配置中占比最高的是金融资产,主要组成便是养老金资产和股票。

  因此,不管是从宏观上养老保障体系,还是从微观上抚养比、家庭资产配置来看,国内的养老投资需求都仍有很大发展空间。

  年轻人该怎么办?

  所以,参照海外市场成熟经验和我国的现状来看,年轻人应当尽早开始养老投资。为了避免类似日本团块世代的老后破产困境,年轻人应当尽早认识到,仅仅依靠政府养老金是难以维系老年生活的,要树立自己养老的观念,谨记养老要趁早。而且越早为养老做储备,越能取得资金的长效收益,养老资金也越充裕。

  以易方达汇诚养老系列基金为代表的公募FOF养老基金为投资养老提供了值得信赖的选项。其中,养老目标日期型基金会随着目标日期的临近逐步降低权益类资产的配置比例,可以很好地匹配个人投资者随着年龄增长风险承受能力逐渐下降的特征。投资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退休时间直接选择对应的目标日期产品

  另一种是养老目标风险型基金,它根据特定的风险偏好来设定权益类资产与非权益类资产的配置比例,比如以“稳健”为收益目标的基金,它的权益类资产配置比例上限在30%左右,投资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来选择不同的目标风险基金。

  目前,易方达旗下共有三只目标日期型产品:易方达汇诚养老目标日期2043(006292.OF)、易方达汇诚养老目标日期2038(006860.OF)、易方达汇诚养老目标日期2033(006859.OF),分别适合退休日期在2043年、2038年以及2033年左右的人群。此外,公开信息显示,易方达汇智稳健养老目标风险基金亦已获批,将于近期发行。这是一只目标风险型产品,将为具有中低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提供养老投资工具的新选择。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DF520)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